首頁>新聞中心>港澳要聞>正文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接受《環球時報》專訪:中央對『堅定愛國者』有更高要求

發佈時間:2021-03-02      來源:環球時報

中央有關部門近日在深圳召開『愛國者治港』座談會,此前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也在全國港澳研究會視頻研討會上發表有關『愛國者治港』的重要講話。講話有關內容在香港社會引發許多討論:『愛國者治港』是否就是『愛黨者治港』?『反中亂港分子』和『有不同政見的普通市民』之間的區別和界限又在哪?什麼是『愛國者』中的『堅定愛國者』?《環球時報》記者專訪了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前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他全面闡明了『愛國』『愛港』與『擁護黨』三者的關係,並分析認為,夏寶龍的講話是在向香港三個不同群體『喊話』,而對三者釋放的信號也有一定區別。

港人在理解『愛國』上有誤區

環球時報:港內出現很多關於『愛國者治港』的聲音。有人稱,這是『要愛國,先愛黨』;還有人稱,這不是『愛國者治港』,而是『愛黨者治港』。您怎麼看這些説法? 

劉兆佳:有些人在刻意誤讀夏寶龍的講話,他從未提到『愛黨』的要求,所強調的要求是:要尊重回歸後香港的憲制秩序,即尊重和擁護國家憲法與基本法。而國家憲法第一條就已明確:『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産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從這個意義上來説,我認為可以從『負面清單』的角度來理解夏寶龍的話:你可以不『愛黨』,可以不信仰共産主義,不信仰社會主義,但你不能採取行動,去試圖改變『中國共産黨領導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事實,不能違反《憲法》和《基本法》的有關規定。

從另一個角度來説,夏寶龍的論述也是在糾正長期以來香港一部分人對『愛國』概念的誤讀,即愛一個抽象的『文化中國』『歷史中國』『民族中國』,並將之與現實中存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立,然後以此為由,做一些事情損害、破壞、推翻中國共産黨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夏寶龍的講話是為這些人和他們的行為明確地劃下一條『紅線』。

環球時報:您認為香港社會到底該如何理解『愛國』『愛港』『擁護黨』三者的關係?過去,港人在理解這一問題上有哪些常見的誤區?

劉兆佳:長期以來,很多香港人都無法正確理解這三者間的關係,因為他們大多從香港本地出發,把香港當作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但卻從沒真正認真考慮過香港人對國家的責任和義務,《基本法》對這方面內容提及得也很少。

一些香港的反對派也利用這一點大做文章,把香港的利益與內地、國家和中央的利益對立起來,宣揚『既然要保護香港利益,就不能讓中央插手香港事務,否則會對香港不利』等論調,並把這當作動員民眾參與『抗爭行動』、推動他們認為的『政治民主化』的重要理據。這種論調一度在香港頗有市場,因為不少香港人現在仍有『反共反中』傾向。

但是,他們忽略的一個事實是:『一國兩制』這一政策本身,就是建立在國家和香港的共同利益之上,對國家發展、香港維持原有制度和生活方式、香港保持長期繁榮穩定都有利,而這一制度的創制者正是中國共産黨。正如夏寶龍那天在講話中所説:一個人如果聲稱擁護『一國兩制』,卻反對『一國兩制』的創立者和領導者,豈不是自相矛盾?所以,『愛國』『愛港』『擁護黨』三者在方向上和利益上是統一的。

當然,我不敢説內地和香港在利益上完全沒有矛盾,但整體來説,香港和國家就是在事實上構成了一個命運共同體。最明顯的例證就是,西方在打壓中國時,也在同時打壓香港,不管香港人承認還是不承認,西方國家已經把香港當成了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還有一部分反對派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産黨一手締造和建立起的』事實,把一些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的法律和措施曲解為『共産黨維護自身統治』,然後打著『愛‘文化中國’‘歷史中國’‘民族中國’』的旗號,做著反對現實中的中國和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對於這些人,夏寶龍已經講得非常清楚:中央絕對不能容忍這些人繼續打『愛國』旗號,他們在政治上也不會有任何前途。中國共産黨的領導地位是不容動搖的,中央也會不惜一切維護中國的國家安全、主權和發展利益,這也是中央對香港反對派提出的一次非常嚴重的警告。

向三個群體釋放不同信號

環球時報:夏寶龍主任還有一段話是,『愛國者治港』不是要搞『清一色』,一部分市民對國家和內地了解不多,甚至對國家和內地存在各種成見和偏見。對這些人的態度,中央是理解和包容的,也堅信他們會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限,積極參與香港治理。這其中所説的市民和『反中亂港分子』區別的界限在哪?夏寶龍這段話又是在向香港社會釋放什麼信號?

劉兆佳:上世紀,中央當年之所以制定『一國兩制』方針,就是承認了『香港存在不少人對中共、中國和社會主義有偏見、有成見』這一事實,並因此決定不把內地這一套在香港實施,而尊重香港的獨特性。但是,這不等於説你可以採取行動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結束中國共産黨的執政地位,或改變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

另外,我認為夏寶龍是同時在向三種對象喊話,而對三者釋放的信號也是有一定區別的。一是針對激進的反對派,如果他們仍繼續越過『紅線』,他們的結局會非常悲慘。二是針對普通市民,告訴他們『一國兩制』的基本政策方針並沒有改變,只要不做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擁有的自由和權利都不會改變,普通的批評,中央也不會不容忍,而且未來在一個更良好的政治社會局面下,民主發展的前景可能反而更美好。三是針對有從政意願的人,對於這部分人來説,中央有更嚴格的要求,即成為『堅定的愛國者』,不僅不能做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還需要主動維護國家安全和利益,並必須效忠中央政府,接受中共的領導。

國安法只是一個開頭

環球時報:針對『堅定愛國者』,他們來擔任重要崗位、掌握重要權力、肩負重要的特區管治責任。您怎麼理解『堅定愛國者』這個定義?中央對他們比一般的『愛國者』有哪些更高的要求?

劉兆佳: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香港特區管治團隊可能會面臨越來越複雜多變、艱難、激烈的政治鬥爭。在這種局面下,中央對治港的『愛國者』有更高要求是必然的,不能只集中于香港內部行政管理,還需要有國際視野,了解國際大局,有國家意識,了解國家所面對的各種問題和挑戰。其中最重要的是治港的『堅定愛國者』需要關注到香港內部那些不善罷甘休的敵對力量。『堅定愛國者』需要有高度的戰鬥力和團結性,來應對這些鬥爭。

具體來説,治港的『堅定愛國者』不僅要嚴格執行國安法,還要積極主動地推動各種與維護國家安全有關的制度建設和法律改革,而且這種改革不僅是在管治領域,還應涉及到教育、媒體、司法等各個領域。國安法只是一個開頭,還有大量的具體工作需要『堅定愛國者』們去做,其中也包括對香港選舉制度的改革。(《環球時報》記者  白雲怡)

分享:

版權所有: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 京ICP備19051726號 電子信箱: service@hmo.gov.cn

(本網站瀏覽的最佳分辨率為 1024*768)